[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大金融板块的行情 点燃了

By | 2020年12月4日

昨天(11月30日)高开低走收盘大跌,全市场都在讨论“骗炮”行情。然而今天(12月1日)就打脸了。今天(12月1日)上午临近收盘以及午后,券商股猛烈发力,银行和保险也奋起直追。基本上把昨天的跌幅收复了。今天(12月1日)和昨天(11月30日),到底谁在骗炮,已经说不清了。昨天:上午骗散户上车,下午杀跌;今天:昨天把散户震下车,今天猛然点火加速……A股就是这么任性。你永远猜不到第二天会发生什么。今天(12月1日)的大涨,有几个方面因素:1昨天央行放水的实质性作用开始体现2一行两会发表文章,强调提高直接融资比例3 郭树清:房地产是最大的灰犀牛4市场情绪回暖

下面简单分析一下。11月的最后一天,央行突然放水,2000亿MLF和1500亿逆回购,总共3500亿流动性释放。原因有很多方面,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近期的债务危机。11月企业债务违约太多了,虽然易纲行长的讲话里面也提到了“对逃废债零容忍”、“市场纪律、破产威慑和惩戒机制尚未真正建立”……但说归说,做还是得做。上午放了3500亿流动性,晚上就在一行两会的文章中说“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以社会稳定为由倒逼中央政府、中央银行承担高昂救助成本的问题仍未根本扭转”,我觉得,易纲行长是一肚子委屈的。秀才遇见兵。大国央行,真遇到拿酒瓶子砸自己脑袋耍流氓的主儿,也是没辙。只能动动嘴皮子。无论如何艰苦博弈,最终水放了;从今天(12月1日)行情来看,市场还是收货的。关于这波债务违约潮,目前市场有两种看法:第一种认为是2018扑街的延续;另一种认为是经济复苏过程中的偶发性事件。现在看来都是些废旧落后的旧产能,倒在了经济苏复的前夜;事实上这波债务违约消停之后,大宗商品价格就起来了。从近期行情来看,越来越多的人把这波债务违约看作是经济复苏过程中的偶发性事件。今天(12月1日)金融板块的行情,在我看来,直接触发因素是昨晚一行两会的讲话文章。放水只是提供了一个宽松的大背景。一行两会里面提了很多东西,例如:“提高直接融资比例”、“房地产是最大的灰犀牛”、“防止财政货币化”等等。其实,这些逻辑都是彼此相连的。举个例子,从“提高直接融资比例”这个事说起。提高融资比例,理解起来,可大可小。小处来讲,鼓励发展直接融资,提高股权融资在企业融资方式中的比例,有利于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大处来讲,中国金融体系这些年被“刚兑”这个魔咒捆缚太久了;由于有“刚兑”的硬性要求,所以许多资金无法配置高风险高收益的资产,最后就不得不配置给房地产,渐成尾大不掉之势。对于经济体而言,资金是水,而金融体系就是一个经济体的水利工程,决定了哪里能得到水,哪里不能得到水;哪里水多,哪里水少。前20年,在刚兑的隐形约束之下,中国金融体系将资金配置到了重工业、房地产等板块,这当然有利于实现工业化和城镇化;但是对于2020年来讲,中国经济发展的“刚需”已经转移到科技与创新上面;而支持这些板块的发展,同样需要资金,但这些板块是高风险高收益的,无法保证“刚兑”。正是在刚兑思维的束缚下,金融体系里面有太多资金配置到了房地产上面,雪球越滚越大。为了不打破刚兑,就要配置房地产;为了维持“刚兑”,房价就不能跌。已经成为恶性循环。这就郭树清主席所说的,房地产是现阶段金融风险最大“灰犀牛”。如何将配置在刚兑资产中的资金盘活,让他们去支持科技创新,也是为了把房地产对中国经济的“绑架”松绑。当然这本身就需要创新。发展股市,提高直接融资比例,是重要的一个方面,但也不是全部。扯远了,回到股市。对于股市而言,“提高直接融资比例”这个表述直接利好券商。所以可以看到今天(12月1日)板块中券商是比较猛的。技术形态来看,券商是典型的三角收敛到三角突破。从7月初那一轮暴涨,到7月中旬被打下来,之后一直在震荡到现在,完成了漫长的三角收敛——K线均线全部收缩到一起。这是突破的形态。昨天冲高回落,今天(12月1日)大涨,完成了突破。保险也很猛。人们把券商和保险都叫做“非银”,但近期这两个板块差异是巨大的。保险几乎是多头排列,均线打开,非常强的技术形态。而券商是三角收敛到突破,相对弱的多。保险板块之所以强,还是对货币边际收紧的预期,以及几大寿险企业(平安、人寿、新华)的业务改革基本落地完成,叠加疫情结束之后人们风险意识提高,利好保险销售。几大因素,使得这一波金融板块中保险最强。银行比保险弱一点,但也基本上走出了多头排列的形态。至此,截至今天(12月1日)收盘,三大金融板块(银行、保险、券商)都走出了牛市的技术形态,银行和保险是从蚂蚁上市被叫停就开始酝酿行情了,现在已经形成多头排列;而券商的行情今天(12月1日)正式打开,完成三角收敛到向上突破。今天(12月1日)这波大涨,还有北上资金的助攻。最近一周北上资金持续加仓,今天(12月1日)更是流入162亿,创近一个月(11月9日)以来新高。如果把北上资金简单地看做“真外资”的话,那么这一波北上资金的持续流入,也说明了全球资金风险偏好抬升的趋势。对此,投资者应该怎么做?答:市场动量一旦形成,不容易扭转。不要和趋势对着干。最后还是提一下,正如昨天文章所说的,疫情、地缘政治风险、以及全球化受阻这三大宏观级利空都没有破除,目前不论中国还是美国,都在流动性泛滥之下享受资产价格泡沫;而这种大环境,能够维持多久,是一个很大的问号。正如这张图。国际铜价(伦敦铜期货价格)已经回到了2013年一季度的价格。当时中国产能过剩,利用铜进行跨境套利,如火如荼;当时还超日债违约等事件。我只是想问,现在的全球总需求的恢复程度有那个时候强烈吗?我是怀疑的。因此,这一波强势上涨,里面一定是有流动性溢价的成分的。所以虽然涨势喜人,但未必有太大的空间。不一定会发生7月初的疯涨,但高位震荡恐怕是在所难免的。大盘是这样,那么对于个股而言,流动性泛滥到收紧预期之下,最典型的特点就是抱团。因此,一定要坚持两个抓手,一个是业绩反转,一个是高成长性。业绩扑街的那些就不要再碰了。业绩反转的典型。业绩扑街的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