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花顺股票交易软件]2020年全球绿色债券激增仍难满足需求 市场将迎“绿色过渡债券” | ESG-投资

By | 2020年12月5日

  作者:吴渊

  网站讯 即将过去的2020年,全球金融市场中,与ESG相关的债务规模延续了此前持续数年的增长。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等事件的刺激下,全球市场对于可持续发展理念的认同度以更加陡峭的曲线上扬,投资人、借款人对于绿色债务的兴趣大增,这也导致了投资市场中绿色金融的需求并没有得到满足,ESG相关的债券价格一路走高,收益率创下新低。

  根据彭博社数据统计,截至11月末,2020年全球金融市场中ESG相关债务的规模达到了6486亿美元,其中包括了2911亿美元的绿色债券、1390亿美元的社会效益类债券、627亿美元的可持续发展债券、90亿美元的可持续发展相关债券、966亿美元的可持续发展相关借款,以及502亿美元的绿色借款。

  这一数据较2019年整体,增长了15.02%。其中,规模扩张最大的是社会效率类债券,增幅达681%,这其中也包括在新冠肺炎疫情下,维持社会稳定运行的相关投入。这些增长中,有重要的一部分来自主权绿色债券的发行,例如2020年,瑞典就创纪录的发行了23亿美元的主权绿色债券。

  全球ESG债务近5年来一直维持持续的增长态势。2016年全年,其规模还仅达到了1469亿美元。

  汇丰控股有限公司全球可持续金融主管丹尼尔·克里尔对媒体表示,在年初,没人意识到这对于绿色债券而言,将是多么繁忙的一年,直到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他表示,绿色债券的火热,部分源于ESG评价高的企业在应对此次危机时的优异表现,而这一状况,也可以帮助各国政府及央行,将绿色主题作为其社会、经济恢复的核心。

  根据国民西敏寺资本市场银行有限公司的研究显示,绿色债券将在全球债券市场中逐渐形成主流,明年的发行将确定增长60%。

  然而,ESG债务的如此增长,仍然在供需两端都难以满足世界可持续发展方向的投资需求与经济转型需求。根据联合国估算,全世界实现碳减排的成本在35万亿美元左右。而今年,则是关键性的转型节点。

  对绿色债券需求的增加,已经在今年导致了其收益率低于传统债券。彭博巴克莱欧洲绿色公司债指数,今年全年均在同市场的公司综合全收益指数收益率下方运行。此外,今年德国首次公开发行的绿色债券,其出价已经创下记录,交易价格的溢价已经超过了该国的传统债券。

  图表来源:彭博社

  除了在投资市场中的需求大增外,绿色金融在支持实体经济向应对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方向转型中,还仍然出现不足与缺位。其中一个主要代表,则是那些如石油与重工业等的高污染、高排放企业发行的绿色债券。

  从全球整体情况看,由于各国都在制定更严格的长期排放目标规划,再加上银行与投资者出现的将资金从重污染行业中撤出,投入ESG高评价企业的趋势,石油与重工业巨头们切实面临着资金成本上升的局面。而这些企业的即便能够成功利用绿色金融融资,也往往是专项投入一些新的环保项目,以便能够更好的吸引投资者。但是,一个新环保项目的上马,却并不意味着这些公司正在削减他们的整体排放量。也就是说,绿色金融融资,无法帮助这些企业向着更加吸引ESG投资的标准靠近。

  这中间就出现了一个严重的错位——石油、重工业等传统高排放企业,难以从资本市场中获取对其传统高排放业务进行改造与转型的资金支持。

  针对这一问题,世界金融市场中新近出现了对一种新金融工具的研究,也就是所谓的“绿色过渡债券”。该债券主要面向那些被蓬勃发展的绿色金融市场排除在外的化石燃料与其他大型高排放企业开发,以改变这些所谓的“棕色工业”,只能利用高排放、高污染业务的盈利,去进行这些业务转型的窘境。这些绿色过渡债券,旨在通过将资金与严格的目标联系在一起,使借款人的利益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等更广泛的政策保持一致,来提供未来发展的解决方案。

  目前,绿色过渡债券的发展还处于初期阶段,投资者观望情绪浓厚,规模化则应该出现在2021年之后。当前市场中的早期产品,是由气候债券倡议组织发行的一支聚焦在支持企业向低排放解决方案转型的债券。

  12月9日,国际基本市场协会将会发行关于应对气候变化的过渡转型金融指南。这也被视作了绿色过渡债券发展的标志性事件。此前,国际基本市场协会也多次发布了其他类型的可持续发展债券自愿准则,并被市场广泛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