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章鼓]资本动态 | 广州浪奇申请撤销裁决被驳回,本期净利或减值逾7100万

By | 2020年12月4日

财经网资本市场讯 12月1日晚,广州浪奇公告称,11月30日收到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法院裁定驳回本公司的请求撤销仲裁裁决申请。本次仲裁结果的执行可能减少公司本期净利润7,100.38万元人民币,具体影响金额以最终审计结果为准。

本起纠纷起源还得从两年前开始说起。2018年1—10月,兴发香港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发香港”)与广州浪奇签署相关合同,先后发生了21笔交易。对于其中7笔交易,兴发香港指出,已按照双方签订的销售合同约定向广州浪奇转移了货物所有权。但广州浪奇方面,以无法提取货物为由拒不支付货款。于是兴发香港指控广州浪奇未按合同约定付清货款的行为实质上构成了合同违约,并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贸仲委”)提起仲裁。

广州浪奇于2020年7月1日收到贸仲委下达的裁决书并公告,贸仲委就兴发香港申请仲裁一案作出裁决。贸仲委裁定广州浪奇向兴发香港支付936.87万美元,支付利息48934.78美元并从2019年1月8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以936.87万美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3%的标准继续向申请人支付迟延付款利息;广州浪奇补偿兴发香港为本案支付的公证费、翻译费、差旅费人民币10万元;广州浪奇补偿兴发香港为本案支付的律师费人民币800000元;本案仲裁费为104563美元,由兴发香港承担41825.20美元,由广州浪奇承担62737.80美元。上述款项,广州浪奇应自本裁决作出之日起30日内向兴发香港支付完毕。

广州浪奇表示公司将选择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维护合法权益,一是申请不予执行仲裁裁决,二是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于是广州浪奇开始起诉兴发香港申请撤销仲裁裁决,并在今年8月中旬取得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受理通知书。广州浪奇书面申请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向贸仲委调查取证,但鉴于贸仲委尚未对于调查取证事项给出最终结论尚需时间等待,广州浪奇又在9月书面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回撤销仲裁裁决申请,相关法院已裁定准许公司撤回申请。

之后,兴发香港再度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强制执行申请。广州浪奇在10月下旬收到法院下发的《执行裁定书》、《执行通知书》,裁定书决定对本案强制执行。于是,广州浪奇再次起诉兴发香港申请撤销仲裁裁决,并取得了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受理通知书。同时,广州浪奇又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中止执行申请》并于11月10日收到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裁定书》,依法裁定中止《裁决书》裁决的执行。

经过这一系列互诉之后,目前的最新结果是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广州浪奇的申请。广州浪奇公告预计本次仲裁结果的执行可能减少公司本期净利润 7,100.38 万元人民币,该事项对公司生产经营暂不构成重大影响。

今年9月份以来,广州浪奇频繁自曝财务问题,引发市场广泛关注。先是9月27日,公司披露公告称,存放在两处仓库里合计5.72亿元存货不翼而飞,在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公司清查后发现,实际存在账实不符的存货合计达8.67亿元。后又在11月13日晚间公告称,2019年12月,公司与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签署了《国有土地使用权收储补偿协议》,约定的近12万平方土地达到移交条件,将为公司2020年度增加约22.47亿元税前利润。

针对这一手“魔幻操作”,深交所下发多封关注函,但广州浪奇回应每每避重就轻,一句对会计新规“理解不够透彻”便又想轻松免责。退一步来讲,即便土地补偿的“账单”可以通过财技调节,但企业在投资者心中的“信用账单”,怕是一时再难调整回来了,这一点直接反应在了股价上。从9月27日公告存货不翼而飞至今日午间收盘,广州浪奇股价累计下跌32.99%,期间最低跌至3.34元/股(11月2日),创下近十年来的最低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