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化股份]广州浪奇黑洞何时休

By | 2020年12月5日

多事之秋,广州浪奇再添“新烦恼”。12月1日晚间,广州浪奇针对兴发香港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发香港”)的撤销仲裁申请被驳回,广州浪奇称此次仲裁结果执行预计减少净利7100万元。从5.7亿元货物的离奇失踪,到债务逾期、多数银行账户被冻结,广州浪奇深陷账务泥潭不能自拔。而此前平添的26亿元土地收储赔偿款,能否补足广州浪奇的贸易黑洞,还取决于其贸易黑洞是否有继续扩大之势。

净利再减7100万

12月1日晚间,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11月30日,公司收到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本公司的请求撤销仲裁裁决申请。本次仲裁结果的执行可能减少公司本期净利润7100万元。

根据广州浪奇发布公告信息,本次仲裁的事由为2018年1-10月,申请人兴发香港与被申请人广州浪奇签署的合同约定中提到,兴发香港与广州浪奇先后发生了21笔交易。其中的7笔交易,兴发香港称已按照双方签订的销售合同约定向广州浪奇转移了货物所有权。广州浪奇以无法提取货物为由拒不支付货款。兴发香港指广州浪奇未按合同约定付清货款的行为实质上构成了合同违约。兴发香港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贸仲委”)提起仲裁。

2020年7月1日,广州浪奇收到贸仲委下达的裁决书,贸仲委就兴发香港申请仲裁一案作出裁决。贸仲委裁决广州浪奇向兴发香港支付937万美元,支付利息48935美元,并从2019年1月8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以937万美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3%的标准继续向申请人支付迟延付款利息。

同时,广州浪奇补偿兴发香港为本案支付的公证费、翻译费、差旅费10万元;广州浪奇补偿兴发香港为本案支付的律师费80万元。本案仲裁费约10万美元,由兴发香港承担约4万美元,由广州浪奇承担约6万美元。上述款项,广州浪奇应自裁决作出之日起30日内向兴发香港支付完毕。

对此,广州浪奇表示选择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维护合法权益,一是申请不予执行仲裁裁决,二是申请撤销仲裁裁决。

在战略定位专家、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看来,7100万元净利润的减少,相比较其此前获得的26亿元土地收储赔偿款而言,并不会产生很大的影响。相比较仲裁带来的问题,其自身产品老化、品牌定位不清、业绩大幅下滑及亏损、面临多起账务危机的问题更为严重。

深陷账务泥潭

对于广州浪奇而言,其财务“泥潭”已不止是净利润再次减少的问题。自从今年9月曝出大额货物离奇失踪后,广州浪奇的问题像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发不可收拾。

最初,在9月27日,广州浪奇披露公告称,存放在瑞丽、辉丰两处仓库的5.72亿元存货离奇失踪。随后,存货失踪的“黑洞”逐渐扩大。10月30日,广州浪奇再次发布公告称,根据自查情况,公司截至目前已掌握证据表明贸易业务存在账实不符的第三方仓库存货金额及其他账实不符已发出商品金额合计8.67亿元。

出事的仓库也由此前的2个扩展到至少6个——除瑞丽、辉丰仓库外,还有四川仓库1和2、广东仓库2和3,以及其他账实不符已发出的商品等。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货物失踪的当口,债务逾期接踵而至。11月17日,广州浪奇再次曝出债务逾期问题。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因资金状况紧张,公司及子公司7.04亿元债务已逾期,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6.88%。随后,广州浪奇及其子公司11个银行账户被冻结,该账户冻结金额为1616.2万元。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广州浪奇及其子公司共39个账户被冻结,其中23个被冻结账户系公司与江苏保华国际以及江苏中冶化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引起的。截至公告日,广州浪奇累计被冻结的资金合计达0.98亿元。

在香颂资本董事沈萌看来,广州浪奇财务问题不断爆雷,说明企业内部管制失灵,经营体系缺乏透明度,债务逾期和资金冻结会影响日常运营的现金流,导致经营不稳定,会造成业绩大受影响。

26亿元“补窟窿”

在深陷财务泥潭的同时,广州浪奇获得了一笔“巨款”。而对于此笔款项处理方式的变更,让“濒死”的广州浪奇有了转机。

2019年12月,广州浪奇公告称,拟收储地块位于天河区黄埔大道东128号,面积约为12万平方米。经评估,该地块总地价约为43.29亿元,协议约定以50%价格作为补偿费,约21.65亿元。与此同时,根据相关协议,若广州浪奇在协议签署后12个月内按要求交付全部土地,广州土发中心将额外支付市场评估价的10%作为奖励,即4.31亿元。这也意味着,广州浪奇这次土地收储最多能带来25.69亿元现金进账。

广州浪奇在公告中称,收到搬迁补偿款将作为专项应付款处理,不会对净利润产生影响。而今年11月,广州浪奇对于此笔巨款处理方式做了变更。广州浪奇方面表示,经初步测算,此次将产生税前利润约22.47亿元,并对当期利润产生重大影响,之后还称此变更合理。

这意味着,广州浪奇或将扭亏为盈。根据广州浪奇发布的三季报,广州浪奇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3.42亿元,同比下降47.81%;净利润亏损11.7亿元,同比下降2878.65%。

徐雄俊分析称,26亿元的土地赔偿对于广州浪奇短期内的贸易黑洞问题可以得到缓解。但从长期而言,广州浪奇的管理问题、企业制度问题都存在很大的弊端,这显然是对其影响最大的因素。同时,无论在投资者层面还是消费者层面,广州浪奇已经江河日下。

公开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报,广州浪奇负债合计达77.7亿元,其中长期借款4.19亿元,短期借款高达30.79亿元,而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仅余7.46亿元。

就账务黑洞及土地收储款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广州浪奇进行采访,但对方电话并未接通。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广州浪奇背后的财务漏洞问题还未见底,随着贸易“黑洞”越来越大,广州浪奇的结局堪忧,显然26亿元无异于杯水车薪,对其产生的作用有限,可能难以帮助广州浪奇走出泥潭。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张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