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兴电力股票36亿短债压顶:人参也救不了紫鑫药业 控股股东自顾不暇

By | 2020年12月4日

  只有人参,没有钱,人参短期无法快速变现,“人参第一股”紫鑫药业(行情002118,诊股)的资金链紧绷,债务逾期频发。

  人参都救不了紫鑫药业,谁能救它?

  债务频频爆雷

  紫鑫药业债务的雷正在一步步引爆。

  因一笔690万元的到期债务未能偿还,最近,紫鑫药业被“金主”工行柳河支行告上法庭,并宣布多笔贷款提前到期。

  2019年,紫鑫药业(002118.SZ)分多笔向工行柳河支行申请流动资金借款,贷款期限均为12个月,本金合计3.8亿元。另外,2016年,向该行申请项目贷款3亿元,贷款期限为7年。截至9月14日,贷款本金余额为6.17亿元。

  在此之前,公司董事会通过了多个向工行柳河支行申请贷款延期的议案,涉及贷款金额近3亿元。此次,工行柳河支行将公司告上法庭,说明双方对贷款延期一事没有达成最终一致意见。

  据了解,今年以来,紫鑫药业资金链空前紧张,借款逾期频发。截至6月10日,公司已出现债务逾期合计11.55亿元。

  斑马消费注意到,与公司发生借贷关系的大多为吉林本地金融机构,仅吉林银行长春瑞祥支行一家就涉及本金8亿元。

  债务逾期,无疑会进一步增加公司本就畸高的财务成本。公告显示,今年3月出现的逾期借款利率,最低的为6.53%,最高的高达14.25%。

  7月,公司董事会已通过向吉林银行长春瑞祥支行申请办理8亿元贷款的议案,用于借新还旧。目前,这笔贷款是否得到银行方面的认可尚未可知。

  从财报上来看,紫鑫药业的资金链已到了危急的境地。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仅有986.3万元,而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超过42亿元。

  控股股东自顾不暇

  陷入困境的不只是上市公司,还有公司控股股东。

  截至目前,控股股东康平投资和一致行动人仲维光合计持有紫鑫药业5.1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0.48%,所持股份已全部质押。因质押违约,康平投资和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

  斑马消费注意到,从2018年以来,康平投资就因股票质押平仓出现被动减持,2019年至今,被动减持的频率已大幅提高。

  今年以来,因合同纠纷,康平投资和仲维光所持紫鑫药业部分股权已多次被公告司法拍卖。三次拍卖均流拍,公司股权始终找不到接盘侠。

  2019年5月,康平投资引入国资战略投资者峰岭大健康,后者以货币和实物合计26.8亿元对康平投资增资。启信宝显示,康平投资的工商登记已经变更,峰岭大健康已成为持有康平投资30.3676%股份的第一大股东。

  战略股东的进入,似乎并未从根本上解决康平投资的资金问题。启信宝显示,公司涉及司法诉讼28起,作为被执行人涉及执行总金额超过11亿元。

  人参卖不动

  吉林长白山(行情603099,诊股),是我国自然资源的宝库,这里拥有超过1400种原产地药材,长白山出产的人参,更是被誉为“三宝”之首。

  紫鑫药业的总部所在地通化柳河县就位于长白山复地。正是借助长白山地区得天独厚的药材资源优势,紫鑫药业在中成药市场取得了一席之地。

  不过,在传统中成药板块,紫鑫药业并没有特别叫得响的产品。2009年,公司进军人参产业,并不断加大人参产业的投资力度、加大战略储备。此后,人参很快超过传统中成药,成为公司最重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

  人参概念加持,股价曾一路水涨船高。然而,2011年,媒体的一篇报道,让紫鑫药业陷入财务造假的旋涡。后经主管部门核查,虽未认定造假事实,仍对公司其他违规事项进行了处罚。

  紫鑫药业已粘上了污点,更让投资者惧怕的,是公司长期以来异常的财务状况。

  最近几年,随着人参产品收入的提高,推动公司整体营收快速增长。2017年,公司录得13.3亿元营收,3.72亿元利润,登上自身巅峰。此后,盈利水平不断下滑。

  另一个现实是,公司自2016年以来,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为负,公司在手现金始终无法覆盖巨额短期债务。

  特别是,公司以战略储备人参产品为名,存货余额不断提高。

  截至今年6月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为 67.73 亿元,其中消耗性生物资产 50.17 亿元(主要为林下参),占存货的 74.07%。存货账面价值占公司总资产的 63.55%,占归母净资产的 160.16%。

  公司有数量庞大的珍贵人参,可短期内难以变现。

  2019年,公司人参产品收入仅为3.84亿元,同比下滑48.89%。今年,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人参产品销量遭遇重创。今年上半年,人参产品收入同比下滑99.73%,仅有不到百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