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64]7万余手封单直接压跌停 大连圣亚“绷”不住了?

By | 2020年12月4日

  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两度停业,加之接连上演逼宫、内斗大戏,2020年对于大连圣亚,注定要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12月1日早间,大连圣亚股价以37.85元跌停价开盘,7万余手封单一直牢牢压住跌停板,有投资者惊呼:“大连圣亚‘崩’啦?”“公司这边生产经营一切正常。”12月1日,记者致电大连圣亚投资者联系热线,工作人员这样表示,并提醒记者一切以公告为准。

  生产经营一切正常?

  股权争斗闹剧逐渐平息后,大连圣亚似乎回归了平静,但近期数份公告密集披露,却揭示了公司或正面临严峻问题。

  11月4日,大连圣亚公告称,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公司第一大股东星海湾投资所持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11月23日,公司又公告称,因股权转让纠纷涉诉,公司7个银行账户被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11月26日,公司又再披露收到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及《财产保全结果及期限告知书》,公司所持有的镇江大白鲸海洋世界有限公司29.02%股权被冻结3年。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桩接一桩,大连圣亚可谓糟心事不断。在11月23日公告中,大连圣亚称因账户冻结,所欠的大量员工工资、员工社保不能及时支付;亟须采购补充的海洋动物药品、饲料不能按需补充;所欠的税金以及水电费、供暖费等不能及时缴纳,严重影响生产经营。

  对于银行账户遭冻结一事,该工作人员在电话中表示,目前冻结仍未解除。

  原管理层涉嫌贪腐?

  在大连圣亚今年的股权争斗中,微信公众号曾是一块主战场。账号主体认证为大连圣亚的“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和“圣亚海洋会”两个公众号,期间曾发布过多份针对杨子平一方的声明。《证券日报》记者近日再次查询这两个公众号发现,在原来的大部分高管集体辞职,杨子平全面接管大连圣亚后,这部分内容已被全部删除。

  2020年10月20日,在高管团队进一步改组完成后,一个名为“鲸彩圣亚”的全新微信公众号也正式推出,除了正常的宣传推广、业务招标信息外,该公众号近期还发布多份声明,称原管理层存在贪腐问题。

  10月31日,“鲸彩圣亚”发布的两份盖有大连圣亚公司印鉴的情况通报显示,公司场馆商铺出租中存在着相关个人及企业串通原管理层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公司已将其全部取缔,并将相关犯罪情况向公安机关报告。11月24日,该公众号进一步通报称,新任管理人员自2020年9月21日进入公司后,对之前的经营情况进行初步调查发现,大连圣亚原高管通过原商业部负责人操控上市公司,长期将27个商铺以极不合理低价长期承包给相关企业和个人。通报称这一重大问题涉嫌犯罪,已向大连市公安局请求刑事立案侦查,并呼吁大连市相关部门尽快介入调查。

  11月25日,“鲸彩圣亚”又就“营口鲅鱼圈大白鲸世界海岸城项目”发布通报,称新任高管在清查账目过程中,发现此前公司经营不规范,存在严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违法行为,遂决定对公司进行全面审计,遭到有关方面强烈抗拒。

  对于前述公告中披露的银行账户被冻结问题,该公众号在通报中称,“营口鲅鱼圈大白鲸世界海岸城项目”的合作方以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利用诉讼保全手段冻结公司银行账户。

  日前,《证券日报》记者曾致电大连圣亚董事长杨子平,想就相关情况进行了解,但在记者通报自己身份后,杨子平称没有时间,即直接挂断。

  记者注意到,继今年6月29日大连圣亚董事会人员大范围更迭后,公司董事会曾先后两次通过相关决议,对公司在建工程及离任高管进行全面审计。上述工作人员在电话中表示,目前审计还没有完成,暂时没发现什么问题,结果要等以后看公告。对于“鲸彩圣亚”公众号中所发布的内容,其表示,该号是公司的公众号,但有关公司的内容,都以公告为准。

  记者注意到,与原来的两个公众号不同,“鲸彩圣亚”公众号注册于2020年10月12日,账号主体显示为个人,并不是大连圣亚公司,对此该工作人员表示对这一情况并不清楚。

  原管理团队、原始股东集体出走

  自6月29日开始的这场纷争,不但吸引了资本市场的眼球,也给大连圣亚带来了深刻的变化。

  在9月7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杨子平一方全面胜出,国资股东星海湾投资所提名的董事、监事在此次股东会上全部被罢免,除了职工代表董事、职工代表监事,董事会、监事会其余人员皆为杨子平及毛崴等方面提名人选。

  在临时股东会后,部分原高管及职工推选董事、监事曾表达过明确的不同意见,数天之后,公司五位高管就集体请辞。随后,公司职工董事肖峰也辞去了与公司相关的一切职务。

  原高管团队的大部分成员以及职工董事的离职,也意味着这场持续两个多月的控制权之争正式落幕,曾数度被拦于门外的董事长杨子平,开始正式接管大连圣亚。《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在这场纷争之后,有原始股东也开始退出。公司披露的三季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辽宁迈克集团减持了121.78万股,另一原始股东神州游艺城也已退出前十大股东名单。

  此外,对于大连圣亚近期接连被诉,有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在新任管理层接管后,大连圣亚许多在建项目都停了下来。

  “有账在,不怕查,谁也跑不了,该负的责任都会负,许多项目都已临近尾声,现在停下来不做,对公司的影响太大了。”该知情人士表示,“审计也好,查账也好,都没问题,但同时也要把公司经营做好,如果企业弄黄了,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虽然经营业绩表现平平,但大连圣亚股价却异常坚挺,一直维持在40元/股左右。今年受疫情冲击,营业场馆两度关闭,收入大幅下滑,利润出现较大亏损,但这些似乎未对公司股价造成影响。12月1日这突如其来的跌停,让市场也颇为意外。

  交易数据显示,大连圣亚12月1日一字跌停,全天成交691.1万元,换手率仅为0.14%。

  “临时股东大会上的投票结果显示,一共才三千余名股东,几十名股东持股量就占到总股本的近八成。大连圣亚题材、业绩都没有什么亮点,股价却一直高企,背后的原因耐人寻味。”一位市场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都讲价值投资,硬撑是没用的,如果哪天‘绷’不住的时候,估值也自然会回归,大连圣亚的跌停也给投资者敲响了警钟。”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