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41继警示函监管函后,旋极信息实控人被立案调查,公司前三季度亏4653万同比大幅下滑120%

By | 2020年12月4日

旋极信息(300324)目前似乎面临着一些尴尬的问题:年内业绩持续下滑,实控人陈江涛被出具警示函收监管函,如今又被立案调查,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不顺或”难产”……

公司前三季度亏4653万同比大幅下滑120%

根据2020年半年报显示,旋极信息的主营业务为智慧城市业务、信息安全业务、智慧防务业务等。

根据最新公布的2020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营业收入17.24亿元,同比下降22.6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653万元,同比下降120.58%。基本每股收益-0.0282元。

今年上半年,公司2020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10.75亿元,同比下降12.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204.74万元,同比止盈转亏,去年同期净利1.39亿元,每股收益为-0.0197元。

旋极信息实控人被立案调查

近日,旋极信息公告,实际控制人陈江涛11月27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持股信息变动未及时披露,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旋极信息表示,本次立案调查系针对陈江涛的个人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陈江涛此前曾被出具警示函,下发监管函。

7月13日,北京证监局披露对陈江涛采取出具警示函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经查,旋极信息控股股东陈江涛作为北京旋极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旋极信息或公司)的控股股东,持有的51,770.38万股公司股份于2019年12月17日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冻结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53%,属于《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十条规定的上市公司应当及时披露的重大事件,公司于2020年5月12日才对外公告。陈江涛不晚于2020年1月2日已知悉上述股份冻结事项,但未及时督促并配合公司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此外,陈江涛作为公司时任董事长(任职期间:2011年11月18日至2020年4月7日),未及时敦促公司董事会秘书组织临时报告披露工作,依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应当对公司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行为承担主要责任。

此外,2020年5月11日,陈江涛及一致行动人陈希平对外转让北京中天涌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100%股权,导致间接转让旋极信息股份比例1.69%。陈江涛及一致行动人减持旋极信息股份达到公司总股本1%时,未及时通知公司并予公告,而是迟至2020年5月22日才通过公司一次性披露上述减持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十三条规定。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七十五条规定,现对陈江涛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8月18日,深交所向旋极信息控股股东、实控人陈江涛下发监管函,指其信披不及时、违规减持。深交所指出,陈江涛作为北京旋极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旋极信息”)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所持旋极信息股份于 2019 年 8 月 28 日至2019 年 12 月 24 日期间被全部冻结,占总股本的 32.57%。经核实,陈江涛不晚于 2020 年 1 月 2 日已知悉上述股份冻结事项,但直至 2020 年5 月 12 日才通过旋极信息披露《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的公告》。

另外,陈江涛控制的北京中天涌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中天涌慧”)所持旋极信息股份于2020年2月19日至2月21日被强制平仓418.42万股,涉及金额为4083.87万元,旋极信息于2020年2月29日披露《2019年年度业绩快报》,前述减持事项发生在业绩快报披露前十日内,构成敏感期交易等。

高管减持,重大资产重组或”难产”

值得一提的是,陈江涛所持5.71亿股已被轮候冻结。根据7月20日公司发布的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股份被轮候冻结的公告显示,截至公告披露日,陈江涛先生个人直接持有本公司股份 570,995,475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32.57%。陈江涛先生累计司法冻结股份 570,995,475 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 100%,占公司总股本的 32.57%;累计轮候冻结股份1,283,536,711 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 224.79%,占公司总股本的 73.22%。

另外,11月23日晚间,旋极信息还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陈为群女士计划于本公告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后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约16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0%。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蔡厚富先生计划于本公告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后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约30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8%。

旋极信息于2018年5月30日开始筹划收购合肥瑞成股权。根据旋极信息的公告,截至目前,公司仍在积极推进重组项目。不过,由于标的股东现金诉求高、谈判难度较大及融资进程不达预期等原因,交易进展缓慢,存在重大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