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原油宝事件的层层迷雾:芝商所和中行谁该担责?

  原标题:拨开原油宝事件的层层迷雾:芝商所和中行谁该担责?

  原油宝穿仓事件过去已经一个多星期,但还没迎来大结局。在这次惨案中声誉受损的中行,继续探寻下一步处理方案。尤其是最近与芝商所的几番交锋,衍生出了更多值得深思的剧情。

  到底原油宝事件会画怎样的句号?芝商所真的摆了中行一道吗?还是中行自己决策失误自食其果?

  为了弄清真相,我们需要好好梳理一下原油宝这个“神奇”的产品和芝商所、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在这宗惨案里扮演的角色。

  最新进展:芝商所拒绝背锅

  周三晚间,中国银行发布关于原油宝产品最新情况的说明。中行在公告中提到,已委托律师正式向CME发函,敦促后者调查4月21日原油期货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原因。

拨开原油宝事件的层层迷雾:芝商所和中行谁该担责?

  周四,芝商所作出了以下回应:

  第一,CME的WTI原油期货价格反映的就是原油现货基本面的状况,包括负油价也是可以预料的。

  第二,早在4月初CME集团就宣布会在4月20日修改价格制度,允许出现负油价。提早通知就是为了让投资者能够提前做好风控,通知确保期货和现货价格不至于脱钩。

拨开原油宝事件的层层迷雾:芝商所和中行谁该担责?

  这番话总结起来就两个中心思想:

  第一,早就告诉你负油价是可能出现的,别怪我们没提醒。

  第二,油价跌至负值和市场基本面状况是相匹配的,不是人为操纵。

  对中行来说最不利的是,不少同行都以自身行动来支持芝商所上面这番说法,比如中国工商银行(601398,股吧)、中国建设银行(601939,股吧)和中国交通银行(601328,股吧)等几家大行就赶在4月20日之前对旗下的原油期货产品提前进行展期,交行也坦言旗下的客户没有受到影响。

  不过也有媒体认为,芝商所临时修改规则对市场影响太大,实在不是明智之举,甚至有在全球收割韭菜之嫌。部分期货公司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我们相信全球绝大多数交易所都不会像芝商所这样临时修改规则。按道理,国际油价波动已经那么厉害,交易所不应该轻易对规则作出调整,因为没有人可以预料到市场的反应会如何。我们都在猜测,CME的操作是不是得到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默许甚至指示。”

  北京时间周四晚间,银保监会也对原油宝事件作出回应。据21财经消息,银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对中行原油宝事件表示高度关注,要求中行依法依规解决问题,与客户平等协商,尽快梳理查清问题。目前,相关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总而言之,原油宝事件的争议焦点,似乎已从投资者与中行的“维权之战”转移到中行与芝商所对该事件的后续探讨上。

  原油宝之过:你到底有几宗“罪”?

  在原油宝事件爆发初期,舆论枪口几乎一致对准中国银行。而外界的争议,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中行的职能缺失和不作为,二是原油宝产品的设计漏洞,甚至有媒体列出了原油宝产品设计和中行移仓操作上的“七宗罪”。

  事实上,这两大致命缺陷可谓“相辅相成”,共同造就了原油市场上历史罕见的重大悲剧。那么中行的骚操作和原油宝的先天缺陷到底分别负有什么责任呢?我们不妨通过以下几个维度好好梳理梳理。

  首先,先来说一下原油宝的设计漏洞。

  在这里先普及一下,中行官网上对原油宝的介绍是这样的:

  原油宝是指中国银行面向个人客户法兴银行的挂钩境内外原油期货合约的交易产品,报价参考对象不同,包括美国原油(对应WTI原油期货合约价格)和英国原油(对应布伦特原油原油期货合约价格)。

  概括起来,原油宝的特点和缺点可谓一一对应。

  特点一:原油宝是账户交易产品,不提供实物交割。

  也就是说,原油宝其实相当于一个“虚拟盘”,中行在交易中握有很大的主动性,投资者处于弱势地位。

  特点二:原油宝交易时间比CME旗下WTI原油期货交易时间要短2个小时(这当中还涉及到结算价的统计问题,下文会有详述)。

  原油宝的交易时间是当日早上8:00(皆为北京时间)到次日凌晨4:00,最后结算日是当日早上8:00到晚上10:00;而CME美油期货的交易时间是当日早上6:00到次日凌晨5:00,结算日是当日早上6:00到次日凌晨2:30。由于交易时间短,且中行拖到最后一天才来换月,因此原油宝产品的交易流动性比其他银行的原油产品更加糟糕。

  接下来,我们再来来看一下中行的失误。

  关于中行的角色定位,其官方介绍中是这么写的:中国银行是作为做市商为投资者提供报价并进行风险管理。

  总结起来,原油宝的交易其实就只有一个意思:

上一篇:隔夜外盘:欧美股市收跌道指跌近300点 美油期货
下一篇:美原油期货跌至负值有何“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