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员工向老东家索赔2.77亿元,还和“五洋债”案有关?

  闻名债券市场的“五洋债”欺诈案,随着新《证券法》的正式实施又出新进展。众多“五洋债”投资者对债券发行人五洋建设、承销商德邦证券等提起诉讼索要赔偿。

  而当时就职于德邦证券且为“五洋债”项目的承做部门负责人曹榕也加入了向老东家——德邦证券“索赔”的队伍,索赔金额高达2.77亿元。如此天价赔偿,引来业界关注。

  1

  2.77亿赔偿“变”2.54万元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则券业劳动合同纠纷的判决书。德邦证券前员工曹榕因累计旷工超过五日被公司解除劳动合同。被辞退后,曹榕任职期间未发放的递延奖金、绩效激励奖金等费用也被暂停了发放,从而将德邦证券告上法庭索要2.77亿元赔偿。不过,法院最终判德邦证券只需支付曹榕2万多……

  判决书显示,曹榕于2013年4月10日进入德邦证券工作,担任债券融资部总经理兼固定收益总部联席总经理。2018年4月9日,曹榕与德邦证券的劳动合同到期。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合同到期前5天,曹榕被公司解雇了。

  德邦证券表示曹榕在2018年3月12日至4月4日期间并没有上班,一直委托他人代替在考勤机上打卡。曹榕累计旷工超过五日,违反了德邦证券员工手册制度,由此解除公司与曹榕签订的劳动合同。据德邦证券相关规定,“被解除劳动关系的离职员工不享有递延奖金”“离职员工不享有所有奖金”。

离职员工向老东家索赔2.77亿元,还和“五洋债”案有关?

  随后,曹榕向上海市普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上海普陀区仲裁委”)提起仲裁申请,要求德邦证券支付自己2.77亿元。其中,包括2018年3月1日至2018年4月9日的工资5.36万,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5.68万,2015年度至2018年度各种奖金费用等2.73亿,其他时间段的补贴费用322.38万元。

  曹榕认为,自己为德邦证券高级管理人员,因所在岗位和从事的工作性质均具有特殊性,会经常外勤、加班,属于不定时工作状态。同时,德邦证券从未要求自己和普通员工一样进行日常考勤打卡,实际也从未对其执行考勤管理。如今,德邦证券以考勤为由解除双方劳动合同,侵害了自身的合法权益,要求赔偿。离职员工不享有所有奖金等相关规定,规避了公司应该发放应得奖金的责任,当属无效。

  2018年7月13日,上海普陀区仲裁委对曹榕的诉求作出裁决,要求德邦证券支付曹榕2.28万元(包括2018年3月1日至2018年3月11日的工资1.45万元,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4月4日期间未休年假折算工资0.83万元)。

  曹榕向德邦证券索要2.77亿,而上海普陀区仲裁委的仲裁结果为2.28万元,两者金额相差悬殊。对此,曹榕向法院提起诉讼。

  然而,法院的判决结果与上海普陀区仲裁委的仲裁结果并无太大差距,只是在原来仲裁结果中多了一项2018年2月1日至2018年3月11日期间的交通补助费用0.26万元,判德邦证券支付曹榕相关费用合计2.54万元。

  曹榕的2.77亿天价索赔最后变为2.54万元。

  2

  缘起“五洋债”?

  曹榕此前在德邦证券工作五年时间,却在劳动合同即将到期之际因旷工被开除。如此不完美的收尾,单纯只是因为旷工超5天?

  券业观察注意到,前些年轰动资本市场、成为中国债券市场首例欺诈发行案的“五洋债”项目中,一同受到“牵连”承销商正是德邦证券,而曹榕则是该项目的承做部门负责人。

  据判决书显示,德邦证券坚称,“曹榕负责的五洋债项目给德邦证券公司造成现实损失和商誉损失,德邦证券公司受到了监管部门的处罚,根据公司规定,公司有权停发年度递延部分奖金、之前年度未发放的递延奖金以及发生风险事件年度当年度产生的全部奖金。”

  2015年,“五洋建设”发行了规模为8亿元的“15五洋债”和规模为5.6亿元的“15五洋02”,期限分别为三年、五年,德邦证券为主承销商。

  “15五洋债”和“15五洋02”的募集说明书均显示,五洋建设发行的13.6亿债券拟用于偿还公司金融机构借款,优化公司债务结构并补充营运资金。但实际上,公司在收到募集资金后将其中的10.48亿元划往非关联公司浙江国通物资有限公司进行过账,之后将上述款项中的3.31亿元和4.01亿元分别划入公司实控人陈志樟控制的五洋控股有限公司(公司其他关联方)的银行账户。

  2016年1月7日,因募集资金实际使用与募集说明书不一致的情况,五洋建设被浙江监管局出具责令改正的决定书。2016年4月27日,五洋建设再次因募集资金使用情况,被上交所通报批评。

上一篇:国电电力2020年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
下一篇:PR白工投 : 2015年贵阳白云工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公司债券2020年付息兑付公告